用户
 找回密码
 立及住厕
搜索

发帖

[DSD_SACD] [DSF][CLASSICAL] Hartmann - Symphonies 1-8 - Netherlands Radio Philharmonic Orchestra (2014 Challenge Classics) [DSD64]

[复制链接]

80

主题

148

贡献

502

帖子

团购会员

积分
610
发表于 2018-10-12 11:55:04
本帖最后由 Happyfu 于 2018-10-12 11:55 编辑

封面:
cover.jpg



无损音乐简介:
the symphonic works of  Karl amadeus Hartmann:  a monumental musical dialogue  with the tradition of the past
A native of Munich, Karl Amadeus Hartmann (1905-1963) was without a shadow of a doubt the greatest symphonist in the Central European tradition since Bruckner and Mahler. The sketches and early versions of six of his eight symphonies had their origins in one of the darkest periods in world history – from 1933 to 1945 – when the Nazis were in power and Hartmann gradually withdrew completely from public life. This period, which culminated in Hartmann’s own ‘Innere Emigration’ (inner emigration), represented a decisive turning point in his creative development. The question of what his music might have become had the Second World War and the period immediately preceding it not occurred, is thus an intriguing one. After all, in the years before, he had
adopted a playful, neoclassical style influenced by jazz and Dadaism with which he hardly distinguished himself from his contemporaries. But after that (and, it should be noted, with no prospect of performance in sight), Hartmann created a musical language that was highly indebted to those composers whose music the Nazis had banned, such as Mahler, Berg, Stravinsky, Prokofiev and Bartók. Accordingly, that language can be seen as Hartmann’s resounding declaration of solidarity with those victims. Indeed, he fully employs this language not only in his eight monumental symphonies, but also in his opera Simplicius Simplicissimus (composed in 1936 and revised in 1957), based on the 1669 novel Der abenteuerliche Simplicissimus by Hans Jakob Christoffel von Grimmelshausen (1621-1676). To some extent, this opera can be seen as the foundation for Hartmann’s orchestral œuvre.

卡尔·阿玛德乌斯·哈特曼(德语:Karl Amadeus Hartmann,1905年8月2日-1963年12月5日),德国作曲家。他的父亲是著名的画家,少年时又受到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
中文名 卡尔·阿玛德乌斯·哈特曼
外文名 Karl Amadeus Hartmann
国籍 德国
职业 作曲家
卡尔·阿玛德乌斯·哈特曼
1923年入莱比锡音乐学院学习,后来又师从韦伯恩。希特勒上台后,他因反对纳粹而停止了创作,二战后积极参与社会活动,致力于新音乐的推广。哈特曼的作品时代风格鲜明,擅于运用对位,多采用无调性而不流于晦涩,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德奥交响曲作曲家之一。

哈特曼:高贵的例外
文/诺曼·莱布雷希特 译/盛韵

60 多年前的一个春日夜晚,一位德国作曲家住在岳丈家,他不经意朝别墅窗外望去,看到党卫军押送着两万名达豪集中营的囚犯转移,以躲避逼近的盟军。第二天早晨,这队伍仍未结束,在路边被鞭笞着前进。
“无尽的队伍,无尽的苦难,无尽的悲伤,”卡尔·阿玛迪乌斯·哈特曼(Karl AmadeusHartmann)在一张白纸的抬头处写道。接下来的几天,他在这纸上谱写了钢琴奏鸣曲《1945 年 4 月 27 日》,开头的节奏模仿了纳粹暴政最后一批受害者那沉重的脚步。
哈特曼是德国音乐中的异类——唯一一位在第三帝国时期留守国内反对希特勒的作曲家。“我和哥哥们都跟军队、自卫队、劳动营以及其他此类团体保持距离,”他干巴巴地说,“我们是慕尼黑稀有的真正反法西斯的家庭。”
他们的反对声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作为文化亲法派,哈特曼一家拒绝向仇外的狂热低头。到 1932 年,哈特曼的一个哥哥在外分发反希特勒小册子,卡尔是最小的孩子,在演爵士乐。希特勒掌权后,卡尔写了一首交响乐作品《苦难》(Miserae),献给“我长眠的朋友们—我们不会忘记你们(达豪,1933-34)”。
该作品在布拉格的首演引起了一场外交抗议,哈特曼被纳粹官僚温和地骚扰了。他下定决心不在纳粹统治下演奏自己的任何作品。我曾与他妻子有过简短通信,她坚持认为他是个消极抵抗者,绝不会让妻儿陷入危险中。但其他人告诉我,他曾积极地帮助逃亡者离开德国,穿过无人看守的阿尔卑斯山关卡。
哈特曼的音乐是交响乐从前希特勒时代现代主义到战后抽象派发展的关键链接,从保罗·欣德米特到汉斯-维尔纳·亨策的桥梁。亨策一次对我说:“没有哈特曼,就没有我亨策。”
哈特曼演出最多的作品是 1939 年写的小提琴和弦乐队协奏曲,抗议希特勒占领布拉格。他引用捷克赞美诗,正如阿班·贝尔格引用巴赫,哈特曼在为肖斯塔科维奇式政治评论的艺术形式而奋斗,而且承受了肖氏在苏联所承受的相似压力。他的《“葬礼”协奏曲》手稿被偷带出德国,在瑞士首演;反战歌剧《质朴的青年》(Simplus Simplicissimus)被带到了布鲁塞尔,可惜纳粹国防军先到一步。
为了躲避征兵,哈特曼服食毒药伤害自己,接着师从序列主义者安东·冯·韦伯恩,后者将数学一丝不苟地带进了音乐创作中。哈特曼与一个滚珠轴承制造商的女儿成婚,丈人在战争中发了财,哈特曼也跟着衣食无忧。他写了许多交响曲的乐章,然后锁进抽屉。不像慕尼黑其他人假装郊区火车线路尽头的达豪集中营不存在一样,他脑中牢牢刻下了集中营的烙印,并在战时作品中持续体现。
盟军攻占慕尼黑后,哈特曼组织了一系列复兴当代音乐的音乐会,重新为听众带去勋伯格和肖斯塔科维奇的作品,将艺术从纳粹的奴役中解救出来。他拿出了抽屉里封存的 6 首交响曲,无可避免地被与系列音乐会上介绍的大师杰作相比较。他把战争素材穷尽之后,又新鲜构思了第七交响曲,由尤金·奥曼迪指挥首演,第八交响曲由拉斐埃尔·库贝利克指挥首演。1963 年 12 月,58 岁的哈特曼因胃癌去世,他的音乐找到了许多极有影响力的拥趸。
有纳粹背景的大指挥,如卡拉扬、伯姆,将他的作品从音乐会曲库中抹去。先锋派的布列兹和施托克豪森则不喜欢他交响曲的传统性,这加速了他的湮灭。
然而他的作品严肃且充实,杨颂斯曾指挥过他为男中音和乐队而作的《赞美诗场景》,此曲最早由费雪尔-迪斯考演唱。汉堡指挥应果·藐契(Ingo Metzmacher)为 EMI 录制了哈特曼的全套交响曲。你可以听完以后自己判断哈特曼是否得到了公平的对待。我感兴趣的是,哈特曼为何是德国作曲家中唯一一位与纳粹孤军作战的,哪怕当他最亲近的朋友被送去达豪,他也未退缩,并将此事带来的心理冲击写进了第四交响曲。
哈特曼是罗马天主教徒,但这样做并非出于宗教信仰,尤其是在当时的德国,天主教与纳粹同流合污。他也不是受政治信条或道德法则的驱策。他写过:“艺术不接受命令。”他是为捍卫艺术的自主性而当了英雄。
但为何只有他一人?为何其他作曲家(从享誉国际的理查·施特劳斯到名动一时的卡尔·奥尔夫)没有动举手之劳去挽救几个生命,没有在巴伐利亚干净整洁的门阶上发表几句声明,表明他们知道几站之遥的达豪有谋杀无辜的惨剧在发生?施特劳斯尚有借口,他急于保护犹太女婿和一半犹太血统的孙儿。1943 年的奥尔夫则发疯似地烧毁信件,因为他的朋友、哲学教授库特·胡伯因印行了 6 份反希特勒传单被当作白玫瑰组织的首领处决了。
说得好听些,这些名流作曲家对达豪背过头去视而不见。最糟糕的是,作为一种艺术的德国音乐成了大屠杀的自愿工具,应当永远承担其共犯的后果,仅有一个高贵的例外,一个,那就是卡尔·阿玛迪乌斯·哈特曼。
注:诺曼·莱布雷希特:著名古典音乐评论人、专栏作家。十余本关于音乐的著作被翻译成 13 种语言, 其中包括全球热销的《大师神话》和《谁杀了古典音乐》。

曲目:


获取本隐藏内容需支付7新币 支付


本主题所有无损音乐内容均为互联网采集所得,本站仅对作品介绍展示,不直接提供下载服务。另本站音乐相关内容皆从网上搜集转载,如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及时删除。如果你喜欢主题所述内容,请你通过正规渠道购买正版。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发表于 2018-10-12 11:55:37
Challenge 公司
使用道具 举报 回复 支持 反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及住厕

本版积分规则